中醫名家李可的四逆湯(不是四逆散!)

以下文章內容翻譯成繁體中文,出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4a34d30101nxm5.html

四逆湯是用來排除體內寒邪的。寒邪排除了,才能達到身體健康的目的,才談得上養生。所以,並不存在「養生的」四逆湯,只有「排病」的四逆湯,也就是說,四逆湯是用來治病的,不是用來「養生」的。李可先生推薦大家服用四逆湯,是看到大多數現代人寒邪入少陰,病得不輕,而發了慈悲心。四逆湯沒有「大劑」、「小劑」之分,按照《傷寒論》的標准劑量,是:炙甘草30克,干姜25克,生附子5-10克(或炮附子20-30克),六碗水,用小火煎1-1.5小時,煎成2碗,一天內服完。平時就可以按這個劑量服用。但是,這是藥湯,不是菜湯,可「常常」服,不可「久久」服。也就是說,可以隔三差五地服一兩劑,但絕不能誤以為這是「養生湯」,而天天喝,一喝就是大半年。

【主治】少陰病。四肢厥逆,惡寒踡臥,嘔吐不渴,腹痛下利,神衰欲寐,舌苔白滑,脈微;或太陽病誤汗亡陽
【功用】回陽救逆。
【病機】
寒邪入裡傷及腎陽,腎陽為一身陽氣之根本,能溫煦生化五臟六腑─→ 周身虛寒,惡寒踡臥。
清陽實四肢,陽氣不得溫養 ─→ 四肢厥冷
腎陽虛不能溫煦脾陽,“釜底無薪”,故其消化吸收運化水谷精微的功能失職,清陽不升,濁陰
不降 ─→ 嘔吐不渴,腹痛下利。
陽氣者“精則養神”,陽氣充實,精神才能旺盛,今陽虛,神失所養 ─→ 神衰欲寐
陽虛脈氣鼓動乏力 ─→ 脈沉細而微,舌苔而滑。為太陽病誤汗亡陽。
【方解】

【運用】
1.本方為回陽救逆的代表方劑。除四肢厥冷外,應以神疲欲寐,舌淡苔白,脈微為證治要點。
2.現代常用本方作為對心肌梗死、心力衰竭、急慢性胃腸炎吐瀉過多、或某些急證大汗出而見休克,屬亡陽虛脫者的急救方劑。
【注意事項】
1、真熱假寒者忌用。
2.熱厥及陽郁厥逆之證,禁用。
3.服藥嘔吐者,可采用冷服法

李可 演講————治未病!
――兼論扶陽的運用問題

昨天是冬至節,我的身體出現了一些特殊變化,所以沒有跟大家一塊兒,很對不起!

關於這次治未病的問題,大家談得很多。總的來講,治未病思想,是中醫對待生命與疾病的戰略觀點,因為世界上一切的疾病的產生,首先是人體本氣致病。而無病先防,有病早治,是中醫對待疾病的戰略手段!內經預防為主的思想在世界醫學文獻上最早出現,是獨一無二的,這個光輝思想,現在和將來永遠要指導人類的生命活動。

西方醫學界在本世紀初提出了威脅人類健康的十大醫學難題,他們經過100年的奮鬥,沒有成功,基本失敗了。十大醫學難題大致有這麼幾個大類:心臟器質性病變,癌症,腦血管病(包括高血壓一系列症狀),肺結核,糖尿病系列病症,免疫缺陷病,血液病,慢性腎衰,運動神經元疾病,愛滋病!面對這十大醫學難題,有些西醫對我說「你們空談什麼治未病,就像遮羞布,一個擋箭牌,我們束手無策的疾病,你們也沒有什麼高招。」當然這都是一些屬朋友的。我就對他們說,我說「同志你們錯了,因為你們不懂中醫三千年的歷史,現在所說的十大醫學難題,並不是現在才有,而是自古有之,早在張仲景的時代、孫思邈的時代,對其中的一些重要的、威脅人類健康的難題,已經做了比較好的解決,這個距今2000年左右。」

但是由於歷史的原因,中醫的傳承發生了斷層。寶貴的醫學遺產沒有能夠繼承下來,特別是近百年來,中醫處在四面圍剿的困境中,為了尋找出路,最早選擇了中西會通,拿我們民族的東西、拿東方的東西向西方靠攏!然後進一步搞科學化、現代化,最後結果只能是自我毀滅。這些情況大家可以說是有目共睹。這就不必細說了。

那麼中醫復興的路在什麼地方?我說不是現代,而是2000年前的古代,不是西方,而是東方,中醫的生命的靈魂是中華文化智慧的結晶,走易經與內經結合(而絕對不是中西醫結合)。是傷寒雜病論,醫聖張仲景創立六經辨證一整套的理法方藥,統病於六經之內而囊括百法,是攻克世界醫學難題的一把金鑰匙!我在基層第一線從事中醫工作52年,我在青年時代,通過讀左積雲《傷寒論類方會參》,從中得以見到一些他所引用的清末火神派始祖鄭欽安的一些觀點,以及一些思路精華,血液元陽為生命之本的觀點,以後讀民國初期,實驗系統古中醫學派創始人彭子益的著作,得以領悟,凡是病都是人體本氣致病的原理。中氣為後天之本,中氣為生命支柱,12經(也就是五臟六腑)的經氣好像輪子,中氣的升降帶動了12經氣的旋轉,於是生命運動不停,當升則升,當降則降,是為無病,一旦中氣受傷,升降乖亂,就是病。彭子的理論源自於河圖五行理論,到他逝世前發展為圓運動的古中醫學,他在傷寒理論編進一步指出五行中土為中心,運中土可以溉四維,帶動中氣升降源源不斷的供應五臟,以生命的活力,火可以生土,假使脾胃病用本藥治療無效,就要益火之源以生土。先天陽氣是屬火,命門之火叫陽根,陽根一拔,生命之無延,這兩位前輩一個重視先天,一個重視後天,如果把兩者融合結合起來,將使古中醫學更能夠為完備。他更明確指出,中醫的醫易結合,傷寒論的全部奧秘,一個河圖盡之矣,一個河圖的道理包括了中醫所有的道理。他是一個整體。它的主要貢獻,是把中醫學成為一個有系統的醫學科學理論,這個貢獻很大。在當時取締中醫消滅中醫的潮流當中,把古代中醫的精華保留下來!(11’)

我學醫的經歷就是受兩位前輩的啟發引導,然後走上了中醫的路子,在52年的實踐當中,逐漸的破疑解惑,經過徹底的洗腦,脫胎換骨,逐漸有所領悟,最後運用傷寒論和古中醫學的理法方藥,對十大醫學難題中幾個門類大約11種病,進行了攻關。我現在簡要的跟大家報告一下,供大家參考,也是拋磚引玉。希望能夠把各位的經驗貢獻出來,共同復興中醫。

第一個大類是器質性心臟病,包括風心病,肺心病,冠心病,擴張型心肌病,據統計,全球每年死於這個疾病有500-700萬人。現在我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心臟病威脅已經非常嚴重。且有低齡化趨勢,有些十多歲的小孩有得心臟病,與現在的生活習慣,盲目引進西方飲食,大量的吃麥當勞,喝各種飲料有很大關系。這些病在我一生當中大約治過有6000例,其中1000例以上,是現代醫院發出病危通知書,放棄治療的,經過治療後這些病人基本救活,基本恢復健康!所以在器質性心臟病的領域,中醫基本取得完全的成功!

現在把這四種心臟病的治法敘述如下:
第一類風心病和肺心病:我對病因病機的認識:本氣先虛,風寒之邪外侵,正氣無力鼓邪外出,反復受邪,由表入裡,由淺入深,層層深入,最後深附在三陰經的本臟,成為半死半生的格局!(根據內經的理論,六淫風寒暑濕燥火犯人,病體陽虛,如果陽氣不虛,不會受侵犯,即內經雲「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總的來講:陽虛十占八九,陰虛百難見一,寒實為病十占八九,火熱為害十中一二,世多真寒證,又多假熱證,辨之稍有差異,生死攸關。總的一句話,病因雖有多端,總根源只有一個,人身皮毛肌肉,經脈官竅,五臟六腑但有一處陽氣不到,就是病,這個可以統攝所有病的主要病因。

這個陽氣:先天腎氣,後天脾胃之氣結合在一起的混元一氣!很難分清哪個是中氣哪個是先氣。腎氣又稱元陽,命門真火,生命的根基和原動力。所以易經講:大哉乾元,萬物資始!通俗講:有了太陽才有了生命,陽氣就是人身的太陽,從養生治病的經歷來看:陽萎則病,陽衰則危,陽亡則死;所以救陽,護陽,溫陽,養陽、通陽,一刻不可忘;治病用藥切切不可傷陽。所以古人雲:萬病不治求之於腎。求之於腎就是救陽氣。

我記得讀傅青主時,一段話,治療大出血之後怎麼樣來挽救,原話是「已亡之陰難以驟生,未亡之氣所當急固」大出血之後,損失的血不能馬上生出來,但是一旦陰損及陽,陽氣一散,這個人生命就終結了。所以說「已亡之血難以驟生,未亡之氣所當急固」這是治病的要點。(20’)

再下來講胃氣,一般叫中氣,先天腎氣和後天中氣的關系:後天無先天不生,先天無後天不立。內經:五臟皆稟氣於胃。所以引申出重要的原則: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死。古人比喻:脾胃如釜,腎氣為釜底之火,腎氣就是腎陽。所以易經對後天脾胃:大哉坤元,萬物資生。所以一個先天,太陽是萬物的開始,脾胃是保證人體生生不息的重要臟器,所以結論是厚德載物,這是贊揚脾土,所以後世治法補中土以溉四旁,中氣運轉,五臟得到保證,元陽就保住了。凡是脾胃病,假使理中不效,速用四逆,就是補火生土!中氣傷猶可救,腎氣傷,彭子益叫做:拔陽根,從根拔起,生命終結!

從以上個點,歸結為:脾腎為人身兩本,治病要以顧護兩本為第一要義。明代張景岳《景岳全書》說,治病的時候,假使你錯了,寧可錯以誤補,不可失於誤攻,誤補猶可解救,誤攻則噬臍莫及(表示悔恨到了極點),從這話裡可以體會這位老先生在臨床中一定走過很多彎路,一定犯了好多錯誤,世界上百行百業難免錯誤,唯獨我們醫生不能錯誤,一旦錯了就是以人的生命為代價!所以以上這幾點我們要銘心刻骨,時時牢記,切切不可忘記,這就是治未病的思想!本來中醫治病就是以本氣為主,以人為本。不管任何病,本氣強的,受邪從陽化熱化實,本氣虛的,從陰化寒化虛。中醫治未病的思想,雖然是養生的大道,但治病的時候我們是始終遵循的一個道理。

那麼風濕性心臟病,肺源性心臟病,怎麼治療,我們通過以上分析,了解了風心、肺心病的來路,是從太陽之表而來,都是外感。還有一句話:這是我讀各家傷寒論注時發現,他們都具有這種觀點:病的來路就是病的去路,病從太陽來,通過各種方法,再把它透發出去就好了。不要見病治病,不要見到現階段的東西,花費了很大力氣,不知道來龍去脈,抬手動腳就錯了。

內經關於病因有這麼一段話:「邪風之至,急如風雨」四時不正之氣,侵犯人體的時候,急如風雨,防不勝防。我們應當怎麼辦?下面講了「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肉,其次經治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出自《陰陽應象大論》,講得非常明顯,病入五臟,就是半死半生的格局,這是內經的結論。這就是病的來路。所以無怪乎,現代醫學從產生到現在不足200年,西醫同道沒有把問題解決下來,這是可以同情的!(30’)

對於病因方面,《靈樞百病始生篇》作了補充,描述了百病由淺入深層次,說明什麼問題?就是寒邪侵犯人體之後,由表入裡,由淺入深,由腑入藏。而且由於反復受邪,外邪一層層堆積起來,每次病外邪去掉一部分,留下一部分,再次病右取掉一部分,留下一部分,每次這樣,如果我們治療錯誤,就幫了病的忙,所以內經結論說「上工取氣,救其萌芽」這是治未病的觀點。疾病最初進入人體輕淺表層,就是傷寒論太陽經,所以太陽經條紋最多,誤治最多,救誤方法最多,所以我們知道了來路,也就知道了疾病的去路,治療就是讓他從哪來,到哪去!這就是治未病的思想在臨床的應用。你知道來龍去脈,就不要見病治病。就是說不管前因後果,不管人體體質強弱,反正我是治病,結果就要治標害本。怎麼樣達到這個目的?就是汗法,解表法,在八法為首,汗法不僅僅是出汗,而是開玄府,通利九竅,托邪外出!

這樣就有個問題,既然諸症當先解表――這是非常重要的,在治未病思想指導下產生的治則。那麼解表是不是應該用麻黃湯?這又是一個治未病的問題!因為用麻黃湯治外感,恰恰犯了見病治病的毛病,因為你不顧人的本氣,現代人的本氣無一不虛,沒有一個人是完全健康,就是大家經常說的亞健康狀態等等。所有的外感病全都夾有內傷。所以單純解表,麻黃湯之類的方法不能用。外感內傷同時發病,就是傷寒論太陽少陰同病。大家都清楚,應該采取固本氣,開表閉,就是麻黃附子細辛湯,如果很虛的話可以加點人參。

這裡說明一點,我用方子,凡是用古方就必須用古代劑量。原則上折算方法,就是漢代一兩,等於現在15.625克。如果少於此量,就不能治大病!關於古方,特別是傷寒論的劑量問題,過去大家都講,好多古人認為仲景方不傳之秘在於劑量。我在一生當中,有一次偶然的機會誤打誤撞,發現了這個秘密。我在60年代初期從甘肅回到山西,曾經治過7例心衰。心衰毫無疑問是少陰病主方四逆湯,但是用四逆湯這些人都沒有救過來。以後我就想傷寒論四逆湯原方是,炙甘草2兩,干姜兩半,生附子一枚,生附子毒性超過制附子5倍以上,一枚大約大者30g,小者15-20g,一兩照3倍來計算,四逆湯用制附子,起碼3-5兩左右,就是古代劑量!但是從明朝李時珍開始,對古方作過一番研究,認為古今度量衡變化不太清楚,究竟應該怎麼辦,他最後來了個折中,說:古之一兩,今用一錢可也。也就是古方傷寒論只用到原方量的四分之一,這樣就等於把傷寒論閹割了。(40’)

我怎麼樣能發現呢,有一次,一個老太太,病得很厲害,她兒子和我是朋友。醫院下了病危通知,他就抬回家准備後事,然後就找我去看,我一看四肢冰冷,脈搏非常微弱,血壓測不到。當時開了方子,用了一兩半的附子,開了三劑藥!我說回去以後給他煮上吃,看情況,如果四肢冰冷全身冰冷,吃了藥後溫度回來,就可能就回來。結果第二天他又來找,說我媽情況很好,已經能夠坐起來,已經吃了很多東西,同時自己張羅著要下地幫媳婦做點家務活。我說不對,我昨天給你開了三劑藥。他當時,老太太病重的時候,手忙腳亂,又要准備後事准備老衣服,又要熬藥,所以三副藥熬在一塊(一笑)。一副一兩半,三副就是100多克,這就誤打誤撞,病人好得很快,據他兒媳告訴我,因為她急急忙忙,藥熬得過火了,剩下不多一點,加了水量不夠,過一會喂一匙,喂了四十多分鐘,老太太眼睛睜開,藥吃完了,老太太第二天就下炕了,所以藥量問題是個關鍵問題。用藥這麼大劑量會不會對病人造成傷害?這個大家過慮了,這個劑量,我是從60年代初期開始做的,一直到81年7月,我們國家考古,發掘出東漢的度量衡器――權。當時發現有量液體的,量固體的,量粉末藥的方法,很全面。最後經過一些學者,特別是上海中醫藥大學柯雪帆教授,作了系統的總結。我當時就是誤打誤撞,發現這個奧秘後,我就逐漸的查找歷史上為什麼發生斷層。為什麼張仲景傷寒論的方子治不了病。查來查去,從李時珍開始就是現在的小方子,幾錢幾分,雖然可以治好些個病,但是治不了大病。在重危急症領域起不了多少作用。(45’)

我治以上兩種病的思路方法,來路就做這麼個交待,供大家參考。

兩種病的症候歸納起來主要表現為:咳、喘、腫、全身痛,按六經來講就是表裡同病。風心病,就是金匱要略烏頭湯證的虛化,肺心病,就是小青龍湯證的虛化。所以我治這兩種病就是以這兩張方子為基礎,結合病人當時的體質方面主要的缺陷,先救本氣,保胃氣,固腎氣,用張仲景留下的方子來來探索治療的方法。

我治風心病我的一個常用方:
生北芪120-250g 制附片45g制川烏30g黑小豆30g 防風30g桂枝45g赤芍45g炙甘草60g麻黃10-45g(說明一下,傷寒論麻黃湯的劑量是3兩,折算下來拋掉尾數是45g,很嚇人,這麼燥烈的東西,會不會引起亡陽,不會。我在最早的時候45g麻黃另煮,按照傷寒論的煮麻黃的方法,先煎去沫,我們煎麻黃很少見沫,因為劑量太小,一兩以上,水開了一分到一分半鐘左右上邊有一層沫,10g左右不會有沫,另煎出來放到一邊,用本方的時候每次兌麻黃汁三分之一,得汗止後服,去掉不用了,有些人45g仍然出不了汗,有些特殊病120g麻黃才出汗)遼細辛45g後下十分鐘,紅參30g蜂蜜150g生姜45g大棗12枚,九節菖蒲10g

這就不是烏頭湯原方了,我們知道經方是不可以隨便加減的,當時在我初用附子川烏時自己心中也沒有把握,自己煎藥來嘗,嘗到多少分量的時候出現毛病,出現問題。為了萬一發生中毒,准備綠豆湯,蜂蜜。實驗的結果結果30g50g根本沒有問題。當時我很年輕,三十一二歲,以後我對後代也是這樣交待,我的學生,凡是有志於恢復古中醫的同志,首先要自己親口嘗一嘗。體會附子什麼味道。(50’)

04年,在南寧,劉力紅教授帶著好多研究生,都是每天起來,單純嘗附子。看看到底人體對附子的耐受有多大,究竟有什麼反應,看看會不會像現在科學成分講的附子有沒有那麼大的毒性。其中有很多同志在每天早上嘗附子的過程中,就治了他好多病!不曉得力紅是不是跟大家講過。我們這代人用附子都有親身經歷,我們的弟子都是首先自己去嘗藥。在治療中,一旦經過辯證,立出方子那是不會有問題。所以當時方子裡用防風蜂蜜黑豆都是為了解毒的,這樣就有副作用就是藥的力量減弱了。所以同志們要試我的方子,還是用原來的方法,等到你有把握的時候,就可以不要這些東西。

另外關於細辛,傷寒論基礎劑量是三兩 45g ,我用這個量用了40年,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有些特殊的病,特別是接受了河北名醫劉沛然老先生的經驗之後,最高時用到120g,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唯一的缺陷細辛味道太大。我們用的遼寧產的北細辛,我多次喝這個細辛,都惡心。我今年6月份,有一次突發中風。我自己開方子,就是小續命湯,加細辛附子。當時說話都困難,舌根都發硬,昨天我又出現這個毛病,所以就沒有和大家一塊兒來聽盧老師講。

細辛的問題大概是在宋代,出現的這個錯誤,而且講話的不是醫生,而是一個看守犯人的,有一個犯人自殺了,發現旁邊放著些藥,他鑒別後認為是細辛粉,所以後世就流傳細辛不過錢這樣的一種說法,你說張仲景超過他多少倍。所以我們用藥要遵照神農本草經的理論和原則,我們看病、辯證要遵循《內經》,《傷寒論》,醫聖張仲景的方法,而不是後世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這些方法你們可以放心大膽的用,不會出問題,只要你辨證准確。而且自從我和力紅認識以後,外界找我看病的非常多,特別是山南海北,有的在國外,經常平均每天打十幾個危重急症的電話。我說只要你找到方法以後,怎麼樣整沒怎麼樣用,然後這些人都治好了。這個並不奇怪,不要大驚小怪,附子並不是現在講的這麼可怕,畏附子如蛇蠍,你中醫你無所作為,你不但治不了急症,治不了大病,救不了性命,你連個方子都不會開。所以把治未病的東西,當作這麼大的題目來做,太悲哀了。我講這個意思就是大家放心。

還有一件事,河南一個40多歲的婦女,她有個男孩,13歲,從生下來後可能由於腦部受傷,就發癲癇,一直多年沒好,最後聽到北京某醫院有進口一些現代的新藥,可以治這個病,他就到那兒把藥買好了,買好以後,醫院就告訴他,這個藥有很大的毒性,不平安,最好住在醫院來用,因為他十幾年來一直在給孩子治病,山南海北跑遍全國各地,花錢就海了,也沒有在意。回去給小孩吃了以後就突然昏迷不醒,四肢冰冷。回來要求醫院搶救,醫院沒有辦法,說這種病我們沒有辦法,可巧他在北京買到我的那本書,按書上破格救心湯大劑,取了一劑,住在小旅館裡求人說好話,找了個電爐子熬好。給孩子一點點灌,看能不能醒過來,能不能活過來,最後把藥關進去孩子救活過來了,有個特殊的事,他的癲癇從1歲到13歲每年犯,嚴重的時候一天三到四十次,最後一劑大劑破格救心湯喝完以後,從北京回到河南,再沒犯過。這個事我沒有和本人聯系過,他找我,她說要不是這本書的話,我得孩子就完了!她就找到山西出版社的郭博信,郭博信打電話給我,說這個人要表示感謝給你寄錢,問你的地址,我說你就說不知道算了。(掌聲60’)

我講這個事,他一個無知的老百姓,他不知道這個藥有多厲害,他糊裡糊塗就用了,可惜我們在大問題上不敢“糊塗”。還有好些通過通訊咨詢,用大劑量附子治好的這種病,太多了。在05年時,延安保育院最早的第一任院長,這位老同志病了,是由肺癌,胃癌,轉移到胰頭,最後並發心衰,北京方面建議他們找我。力紅知道這事。當時周圍有幾位同志就勸我,這事不要冒險,他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是個老革命,他是對國家有功的人,他在戰爭時收養的21個孤兒其中有17個是少將。他是對國家有很大貢獻,你這麼幾千裡,貿然在電話裡告訴他一個方子,你把他吃死怎麼辦,我考慮再三,說這種同志我們更應該想盡辦法救他,根據我的經驗,不會出問題。告訴力紅就把這個東西發過去,老太太吃了藥,第三天就下床了。但是他是好多種癌症,陰陽氣血都竭絕了,以後我還專麼去看過他一次,最後活了三個多月,死在什麼情況呢?我離開新疆以後,西醫說好容易身體情況大有好轉,再用化療的方法把它攻一下,把它消掉不是更好麼?最後大劑量化療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起來!

大家完全可以建立一個信心,我們的祖先傳下來的寶貴的方法,不是騙人的,絕對無害,我們古代的中醫,為什麼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為什麼古代中醫大病小病都看,而且最擅長治療急症。這是由於歷史上原因發生斷層,沒有傳承下來,我是很偶然機會誤打誤撞碰出來的,經過實踐,證明這些方法穩妥可靠,而且05年後以後凡是用大劑量附子長期服用的病人,我讓他們每月作生化檢查,看看又沒有肝腎損害,全部沒有。而且長期的血尿,尿蛋白,經過長期溫陽,這些東西都沒有了。

這個方子,凡是出現筋骨疼痛,肌肉麻木疼痛拘攣,加止痙散,就是全蠍6g、蜈蚣3條打粉衝服,堅持一段,就可以把風心治過來,而且二尖瓣,三尖瓣閉鎖不全,頑固的心衰,腦危像這個方法都可以救過來。另外吃中藥的同時,配合培元固本散,這個大家都知道。

  • 9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