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研究(戴新民,啓業書局出版 1980) – 筆者的話(續)

  比如,以肝臟病變來說明:慢性肝炎與末梢血液白細胞功能不足、不能修復損傷有關,列爲太陽經病之一;急性肝炎,身黃或不黃,與網內細胞功能有關,則屬陽明病之一;嚴重肝炎導致肝昏迷,是由於免疫功能不足,導致神經系統病變所致,列入少陽病;急性肝炎轉爲慢性肝炎,則謂之病傳太陽經;腹水期則與代償功能不足有關,屬於太陰病;肝病休克期則爲少陰病;肝腎綜合症是少陽傳厥陰。

  由於認識不同,中西醫尋找治療疾病的途徑與方法也就幾乎完全不同。

  西醫學者努力尋找特效藥,以便有效地對抗細菌、病毒等致病因素。

  中醫學者卻相反,設法調動、促進、加強和提高六經抗病功能,使之成爲征服疾病的最犀利武器。

  比如,以防治腎小球腎炎爲例說明。在認識病變過程,對病變之分期法上,中西醫兩學派大概近似。初期常表現爲扁桃腺炎或鼻竇炎等上呼吸道感染,中醫列爲上焦病。從病之內因看,與末梢血液白細胞功能有關,是太陽經病之一,故用桂枝湯防治。從外因方面看,與溶血性鏈球菌感染有關,中醫溫病學派爲與太陽病有別,故列爲太陰肺經病。治細菌感染,中醫用銀翹解毒散、牛黃丸等。西醫則用抗菌素,如青黴素,效果良好,能大大減少腎小球腎炎疾病之發生。

  中期常表現爲高熱、中毒症狀,中醫列爲中焦病,實際上是陽明,少陽病,故用白虎湯、承氣湯、小柴胡湯等湯方防治,西醫仍以抗菌素爲主,配合退燒、消炎、鎮痛藥。

  水腫期以面部水腫爲主要證象,嚴重者有全身水腫、腹水。尿常規檢查有管型、蛋白、紅細胞等。此際爲腎小球腎炎急性期,病程短者一個月,長者半年左右。中醫溫病學派將此期病症列爲下焦病,實際上是三陰病,尤以太陰經病爲主病。西醫選用藥物主要三類:一抗菌病,二激素:腎上腺皮質激素,三爲利尿藥物。但是此期病的主要矛盾不是細菌,因爲在患者尿中或血液中都沒有發現細菌存在,主要的矛盾是因爲腎臟病變而失代償。故西醫用藥不對症,效果很差。中醫則以促進腎功能代償爲主要的治療方法,故不選用利尿藥,相反選用抗利尿素。這一原則叫做「通因通用,塞因塞用」。通極必塞,塞極必通。中醫指出,不可用五苓散、八正散等,用利尿藥只能加重疾病。

  總上所述,中醫和西醫對疾病的認識和治療方法幾乎完全不同,但都有自己的科學根據,是各自走着不同的科學道路發展起來的兩大醫學體系,各有所長,各有所短。所以,中西醫結合非常必要。

  要促進中西醫交流和結合,首先必須了解中醫,認識中醫。現代醫學之發展已爲我們提供了如此足夠之條件,使得我們已有可能來研究中醫,揭開其古老的神秘外衣,發現其真正的科學價值。

  這就是我寫這本小冊子的目的。把我對中醫學的初步探討發表出來,拋磚引玉,互相交流,共同學習與研究,爲促進中西醫結合而努力。我們的目標是——

  古爲今用創新醫

  中西結合治「不治」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於九龍

  • 4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