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論研究(戴新民,啓業書局出版 1980) – 筆者的話

  不科學的東西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的。

  中醫的歷史,從商周設醫官算起已有三四千年,從漢代張仲景的名著《傷寒論》問世算起,也已將近二千年。經過這麼漫長歷史考驗的醫學,難道不科學嗎?

  但是,中醫的科學根據在哪裏呢?這個問題至今還沒有人能做出確切的回答。現代許多科學工作者都在努力探討這一問題,因爲它是中西醫結合的關鍵。不回答這一問題,中西醫結合就缺乏可靠的科學基礎。要回答這一問題就必然要追溯和研究一千八百餘年前問世的方書之祖。因爲自從《傷寒論》問世之後,六經病學說便成爲中醫診斷疾病和治療疾病的根據。無論是中醫內科,中醫外科、兒科、婦科、骨科、傷科、以至於中醫腫瘤科,都離不開六經病學說,甚至發展創立新的學派如溫病學派,也都以六經病學說作爲指導。所以,要了解中醫有什麼科學根據,首先必須探討六經病學說有什麼真正的科學意義。

  我的探討是從總結、分析、研究近幾十年中西醫結合的豐富的實踐經驗開始的。比如白虎湯,臨牀實踐已證明它有抗菌作用,有抗病毒作用,有消炎、退高熱作用,如人參可以救治高熱引起之脫水症,腎功能衰竭症又用之以作爲「透析療法」。一首幾味藥之湯方,爲何如此神通廣大?原來湯中含有纖維蛋白原、鈣離子、硫酸根離子、激素類藥物等。這些藥物組成一方,能夠促進、加強和提高網內白細胞的吞噬功能和排除代謝物之功能。白虎湯又是陽明病的主要湯方之一,我猜想到陽明病是不是網內白細胞受抑制所引起的一種綜合病症?當我分析承氣湯方時,發現該方有溶解細菌蛋白、分解其肽鏈、從而解除網內白細胞受抑制或中毒症狀。接着,又從解剖、病理、病機、脈象等多方面去分析古中醫關於陽明病之論述,終於證實了我的猜想題。這樣一經病、一方藥、一證象、一脈象、一一的分析研究,經過十幾年的努力,終於被我打開了蘊藏了幾千年的祖國醫學寶庫的秘密。

  原來中醫學與西醫學對於疾病的認識和治療方法幾乎是完全不同的。

  西醫學強調客觀存在的致病因素,認爲疾病之發生是由於細菌、病毒等等因素所引起的。相對地忽視內因的作用。

  中醫學卻相反,強調主管內在因素:「正存於內,邪不可干」。認爲只要肌體的抗病功能良好,細菌病毒等「邪」就不可能使人發生疾病。「虛邪不能獨傷人,必因身形之虛而後客之也」,意思是說,致病的原因是由於肌體抗病功能不足或受抑制所致。從這一點意義上說,中醫相對地忽視邪的致病作用。後代興起的溫病學派才糾正了這一點。

  大約在三四千年前的《內經》時代,中醫學者就已發現人體內存在着六大類抗病功能,它們各有獨特的抗病結構,並通過一定之經脈互相聯繫、互相協調和互相制約,故有「六經」之稱。其抗病功能不足或受抑制所引起之綜合病症稱爲六經病。

  太陽經病,是由於末梢血液白細胞和血小板功能不足或受抑制所致;

  陽明經病,是由於網內細胞功能不足或受抑制所致;

  少陽經病,則與免疫功能有關;

  太陰經病,與代償功能有關;

  少陰經病,是由於「腎主五液」即調整、分配肌體內血液功能不足所引起之休克證象;

  厥陰經病,是由於「肝主疏泄」功能不足所引起之腎功能衰竭症。

[未完待續….]

  • 1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