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可講述中醫養生(深圳市民文化大講堂)

以下文章轉譯爲繁體中文,出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4a34d30101nx8c.html

時間:2007年6月2日下午3點
   地點:深圳市圖書館五樓報告廳“深圳市民文化大講堂”
   主持人:歡迎各位光臨我們“大講堂”,先按照慣例請把手機打到無聲狀態。
   觀眾朋友你們好,歡迎光臨深圳文化的講堂,我是主持人陳晗。一說到中醫,我們就會想到中草藥,針灸按摩。想到在得了一些疑難雜症就去找中醫慢慢去調理。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如何用一套行之有效的手段,用中醫的手段去養生呢?我們今天非常榮幸請到中醫專家李可先生,為我們講述中醫養生,大家掌聲有請。
   來看一下李先生的簡歷:漢族,山西靈石人,生於1930,畢業於西北醫專文學部,逆境學醫,經全省統考獲中醫大專學歷,曾任靈石縣中醫學院院長,中華全國中醫協會山西分會會員,中醫藥研究特邀編委,香港中醫藥報醫學顧問,全國民間醫藥學術研究專家委員會委員,特邀研究員,致力於中醫臨床與研究46年,崇尚仲景學說,擅長熔寒溫於一爐,以重劑救治重、危、急症,自創方劑二十八首,對各科疑難雜症有獨到的救治經驗,是山西中醫界獨具特色的臨床專家之一,歡迎您李先生。聽說李老師這兩天的身體不是很舒服,但堅持給我們講座,非常感謝您。看您的簡歷裡面,一開始是學文學的,後來怎麼轉到學中醫上了?您當時是怎麼去從事中醫的呢?
   李可:中醫我是自學的。當時有這麼一個特殊的環境,也有這麼一個機遇。
   主持人:聽說您是對重症的,我網上看資料說一般講中醫都是慢郎中麼,中醫是慢慢調理,但是您對這種疑難雜症的治療速度是比較快的,而且用的藥劑也非常重,是嗎?
   李可:其實中醫在古代一直是擅長治重疑急症的,說中醫是慢郎中是一種誤解。
   主持人:是誤解啊。那接下來有請熱烈的掌聲歡迎李先生講今天的主題“中醫的養生”。(掌聲……)
   李可:我是在2000年的時候開始來南方,第一次是參加仲景學說研討會,打那以後每年都來三、四次。其中包括廣州、廣西的南寧還有好些其他地方。到現在基本上就是七年,基本上每年都來南方。但是我來南方以後,看過的病人大概有一千多人。這個裡頭有一個很特殊的現像,如果從中醫的六淫來分類就是風、寒、暑、濕、燥、火,那麼我所看的病人陽虛寒濕證的十之有八九,而陰虛火熱證的百不見一二,一例都沒有遇到過。南方氣候特別熱,一般人講,有夏無冬,這麼酷熱的氣候,人們在這樣的一個氣候竟然沒有一個得火證、熱斑點,或者陰虛證,這個事情讓我非常驚詫,不理解。

  所以從2000年開始,我就注意觀察南方朋友們的生活習慣。就開始尋找(這些病證)根源,在我的觀察當中發現:第一個問題就是普遍大家都使用空調,空調是一個現代科學的一個發明,若說它的利和弊,我看弊多於利。因為這個,造成了很多人為的空調病。有以下這種表現:一個是人造冷氣,外邊熱的不得了,一旦回到家裡就跟進了冰窟窿一樣,這麼一冷一熱,每天經過好多次,所以寒濕是傷人最厲害的外形,我們人造的寒邪比那個自然界的寒邪還要厲害。所以我發現,空調的發明首先打破了自然界的生活,破壞了我們幾千年正常氣候下人生活的這種節奏。這個空調的出現實際上並不長,我們有好幾千年就處在沒有空調的狀態下,生活的非常好。自從有空調出現以後,陰寒之氣,它頻頻進入體內。比如今天我馬上從這裡出去了,外邊是一團火,然後進入有空調的環境,馬上就發冷,感覺穿一件衣服都不夠用。就這樣反復的把寒氣一層一層的壓在體內,這樣的話就造成很多病。比如說頭痛、慢性鼻炎、陰暑證。所謂陰暑證,就是暑天受寒得的一種病,它和暑熱症不一樣,看起來是暑天得的病,實際上是一種陰寒症。再有一種,就是常年難愈的感冒,青年婦女的痛經,產後病,嬰兒在空調的環境下長大,最容易得哮喘開門見山。這是我近幾年在南方地區發現的,幾乎是一個普遍規律,各地都有這種病人。再有一種就是無緣無故瀉肚,吃了東西加上空調不久就吐瀉,這是一種情況。還有一種情況是高熱不退,這個高熱不退應該說是一種好事,比如說寒氣進入人體以後,人體的陽氣就要起來抗爭,這樣的話就發熱,發熱的幾率是這樣。我們發熱的時候,常常是吃西瓜、吃冰塊,用大量的抗生素,把表面上的東西消下去,實際上這個寒氣並沒有出來。它是從外面進去。你讓它從外面透發出去就好了,這個病就好了。這樣的結果,長期發熱七八天、八九天、十多天都解決不了。而且經過這樣的治療這樣的處理以後,又留了病根了,一旦遇到一個同樣的或者稍微適當的環境,他的病就又發作,這個(情況)很多。另外一種更比較普遍,身體虛弱的人,全身肌肉關節疼痛,而且這種疼痛帶有一種抽搐的性質,這個就是中醫總結的哪個寒主收引。感受到寒邪以後,陽氣一時抵抗不了,它就收縮,寒主收引。大致空調造成的病就是這麼多種。這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為什麼南方人沒有一個熱症,而且大部分是屬於陰證、寒證、濕證,這是一個主要原因。第二個原因就是生活的節奏,有些違反了我們民族古代傳下來的養生的要領、原則和方法,這是一個大城市中的人,起居節奏不太好。就是睡的非常晚,或者是過夜生活,兩點鐘不睡覺,因為人和自然界是同一步調,當太陽落山以後,在10點鐘以前就應該入睡,這個就是上海陳玉琴老師跟你們講過的,那個時間正是人們膽經開始造血、清除體內垃圾的這麼一個時間。如果這個時候不能入睡,沒有充足的睡眠,深層的睡眠,那麼體內的功能就發揮不好,這是一種情況。人體的生物鐘功能同樣會被改變,被破壞。再加上由於空氣熱,特別喜歡吃生冷的東西。比如說冰水、冰塊、冰凍的果汁等等。或者熱的話衝一個冷水澡,或者在睡覺的時候空調開的很大,睡著以後就受病。這個東西後果是什麼呢?一個就是健康人,就是他還沒有感覺到自己有病,他臉色一般是一種蒼白灰暗的臉色,不是非常紅潤,我們在各個機關、團體,特別是在飯店,看到的小青年,工作人員長期在那種環境下生活,他的那個臉色非常不好看,處於一種亞健康狀態,但是並沒有發病。再一個就是人的抵抗力下降,怕風、怕冷,特別容易感冒,或者食欲不好,或者拉肚子。這個就是陽氣損傷以後非常嚴重的後果。再有就是婦女的月經病,產後病,老人的心肺病,和用這個東西都很有關系。我曾經參與過西醫ICU急危症重病人的搶救,我進去(ICU病房)以後,我都冷的受不了,那個心衰、或者是肺衰,或者是腎衰的病人,應該是最怕冷的。但是在那個(低溫)條件下是不行的。但這個東西是我們這樣的一個規定。所以這樣的話,這樣的病人很不容易救活的。有些人我建議最好把空調調到26度以上,這是一個方法。再一個就是我告訴家屬讓病人趕快出院,這樣的一個條件下,用大量的抗生素和我的這種方法對抗(疾病),那是事倍功半。我把這個問題提出來以後,現在我就講“中醫養生”。
   這個中醫養生的內容很多,這是一種大學問,這是一時半刻說不到很多。我就只講一下,現在正好是夏季。為什麼在《內經》的養生裡頭有一個“春夏養陽”這麼一個提法,這是古代幾千年實踐得出來的一個非常正確的結論。我們中醫講究治未病,治未病並不是說沒有治那個沒有病的人。而是在治未病以前要找出,有病的話馬上就要治。這個春夏養陽的養生方法,對於避免很多的疾病有效。就上面提出的一大堆問題,就可以說明一個春夏養陽的重要性。因為人是自然界大氣所生的一種,和自然界是同步的,自然界的規律是春溫夏熱,秋涼冬暖。所有的動植物都要遵循這個規律。那麼冬天的陽氣,積蓄了大量的能量以後,准備到來年春天,開春的時候,陽氣慢慢升華,這個時候冬天的動物也醒來了。一些植物開始慢慢生長,萌芽、發育,這是一個階段。然後進一步發展到夏天陽氣進一步放生,生發,這個時候人的生命,以及和動物的生命,都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生長、發展。這兩個階段,耗費的陽氣最多。所有的話,為什麼古人提出來,在春天陽氣生發的時候,夏天氣候特別熱的時候,最熱熱不過三伏,在這個時候特別要強調養陽了,就是因為陽氣消耗特別大。這個時候要不斷的補充保護,不要傷害,而傷害陽氣最嚴重,就是我們現在,這個不僅是南方人,這個風氣在北方也很嚴重。由於空調、吃冷的食物,衝冷水澡,得了非常難治的病,這種人非常多。所以春夏養陽主要是針對這種情況提出來。大家想這個是非常有道理。同時根據我們,如果我們每一個人廣東朋友能夠遵循這個方法,稍微改變一下你們的生活習慣,你的健康狀況就會很快的有好轉。當然,如果這麼長時間有好些病來經過調理,但是在保護、保養這個範圍內,春夏養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也是非常有效的一種方法。其實陽氣這個東西,不僅是春夏要養陽,一年四季任何時候你都不要傷害它。
   說到陰陽的關系,我們一般都認為,陰陽要平衡。這個觀念不完全對。為什麼呢?從《內經》開始,從《易經》開始,就特別強調:人的陽氣乃是生命的根基,陰這個東西,陰是包括你的人體所有人體各個器官,你所吃進去的食物,各種營養成份,這些東西是屬於陰的。那個陽氣是居於統帥地位的,是一個主導,所以是陰的東西,都是在陽的統率下,絕對不是半斤八兩,平起平坐,陰陽平和。這個陰陽平和是指這個陽氣主導下的陰陽平和。內經有幾句話:一個是“陰平陽密,精神乃固”。還有一句話:“凡陰陽之要,陽密乃固”,陰氣和陽氣的重要性在哪呢?陽秘,當你的陽氣處在一個固秘的狀態下的時候,這個才能達到陰平陽密,另外《內經》有許多重要觀點,比如說“陽氣者若天與日,失其所則折壽而不彰”,折壽就是短命。這個《內經》看重人體的陽氣,陽就好像天空的太陽。假如沒有太陽就沒有生命。我們舉一個例子,看陰陽盛衰,在一個人的各個不同的生命階段表現,小孩時候,當然是陽氣出現旺盛,生長發育到成年以後的話,所謂陰陽平衡,就處在一種健康的狀態。但是,到老年以後,無緣無故的流鼻涕、流口水,流眼淚、或者是小便提不住,尿頻,這些都是因為人在老年以後,陽氣衰弱,陽氣失去統帥作用。我們在老年危險期的時候,特別是像一些冠心病、風濕性心髒病,肺心病,或者其穹的並發急性心衰,只有一條辦法,那就是救陽,陽氣救回來了,這個人就活過來了。這個東西就好像水龍頭的開關一樣,它的閥門,螺絲逐漸的變松,要把的擰好,方法就是補充陽氣,保護陽氣。我們在這個時候,也要特別看中一點,就是你看他雖然病的非常厲害,只要有一絲陽氣不散,這個就可以救。所以這個問題,這是一個方面。另外一個方面,就是最近出了一本書,這本書的書名叫《圓運動的古中醫學》。古中醫學傳承了漢唐以前的古代醫學,包括漢唐以後,漢唐以後由於好些人誤解裡面的主要觀點,所以中醫就發生了走向歧路。特別是有一派認為:“陽常有余,陰常不足”,這是個非常害人的觀點。這個現在出的這本書,就是把這個從《內經》、《易經》,《傷寒雜病論》所有的古代中醫學的研究話,全部繼承了下來,而且它這個方法,是結合現代科學各個領域,古中醫學者存在的方法論,它的各個方面進行了論證。大家將來可以看看這本書。這個書和我們現在的中醫學院的教材完全是兩回事。他和近代的中西彙通的觀點完全不一樣,那和中西結合派的觀念就更不一樣,它是真正古代的中醫學。所以叫古中醫學。這個古中醫學和剛才說的有什麼不同,上面的觀點是《易經》的觀點,他這個觀點是側重於中氣,就是人體在生下來以後,脾和胃中間升降所產生的中氣,中氣又是五髒的後勤部。假如沒有這個中氣維持、不斷的供養,五髒就無以所養,最後陽氣就無法生存,陽氣最根本的東西,所以在看病的時候有個格言:生死關頭救陽為急。因為他的腎氣和中氣的關系,人的脾胃在五行裡面屬土,古人有個形像的比喻,它就好像是一個鍋。鍋裡面有各種各樣的生物,有水,這個水和食物怎麼樣才能受得了,就要看釜底下的火,釜就相當於鍋的意思。所以釜底之火,而中氣雖然這麼重要,但是如果沒有釜底之火的維持,它是難以生存的。所以到最關鍵的時候,要照顧釜底之火。所以這樣的話,古代的商,清代的鄭欽安先生的學說,和彭子益先生的古中醫學說,兩人雖然各有側重,如果把他們的兩個人融合在一起,那是非常完整的東西。
   我再給大家舉一個例子,中醫有一句話俗語叫:氣為血帥。氣和血的關系是什麼?他們絕對不是半斤八兩,氣血平衡,這個血能不能夠在血管裡面運行暢通、流動、運轉,把陰陽輸出到五髒的各個部位,就是有一個氣在推動它,領導它。假如沒有氣的領導,氣要是弱就會出血,比如說牙齦出血,治這個病怎麼辦?就是給他補氣,如當歸補血湯只有兩樣藥:黃芪與當歸,當歸是黃芪的一半,這是一個最清楚的方法,補血為什麼要重用黃芪呢?黃芪是當歸的兩倍,就是這麼一個道理。當然這是一個比較清醒的例子,如果出現大出血,人馬上就要死,古人有一個對付的方法,就是說“已亡之血難以驟生,未亡之氣所當急固”,在這個情況下,要趕快恢復陽氣的統帥作用,很快就完全止血了,病人救活了。所以陰和陽的關系就是氣和血的關系,這麼說大家可以理解了。
   我現在舉幾個例子,舉幾個病例。我在南方看過的一個病,其中一個就是山西公安部的記者,他來到廣州幫助省委整理抗戰時期的老一輩的英雄事跡,他在廣州一共工作了三個月。回去以後大病三個月。他這個病的情況是怎麼樣?就是因為空調。因為在辦公大家都習慣這個環境,但是他不習慣,受不了。受不了堅持把這個東西寫完,回去以後就大病一場,他病到什麼程度?走三步路、五步路就得喘一口氣,再一個就是吃東西非常少,而且吃多少拉多少。還有一種情況,他不但是怕風,怕冷,大熱天,夏天去我那看的並,穿著棉衣、帶著棉帽,帶著口罩,而且他跟我講,就是說不但受不了風,就是開一下門那一點風都受不了。要是我看一下書,翻一下書頁的風都受不了。可見空調這個東西傷害陽氣的嚴重性。最後他就說把陰寒一層層擠壓在人體三陰經最底層的地方,馬上出不來。我給他治了一個半月,好了。還有一個女大學生,月經期間,她衝了一個冷水澡,吃了一大包冰塊,氣候特別熱,晚上睡覺時候空調開的很大,結果從第二天開始,他就閉經了,月經沒有了,停止了。而且肚子很痛,吃很多的止痛藥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正好我來廣州,她找我來看這個病,我就跟她說,就用溫經散寒這樣一個方法,很快就好了。所以我講這些東西的意思,就是和我們廣東朋友們互相交流一下,談談我的看法,當然你們這麼長時間習慣這些東西,要馬上不用也不可能,而且把它調的溫度高一點就行,調到你不至於熱的夠嗆,但是也不至於冷的打顫。這樣你的身體就不會造成傷害。我就講這麼多。
   主持人:接下來是互動時間,有問題請大家舉手。
   提問:李教授您好。我們深圳很歡迎您來。我覺得寒氣的問題,我們想知道怎麼樣才能真正去掉,而且這個空調,深圳人我們廣東人這邊珠江三角洲沒有空調是不可能的,空調裡面擺一些,能夠去一些,讓病痛不會來到我們身上?謝謝。
   李可:這個方法很簡單,就是你開空調的時候,把窗戶打開,進來一些空氣衝淡一下。這裡面就可以忍受了。有一點自然風就把寒風趕跑。
   主持人:她是問過了夏天有沒有什麼藥吃了以後能去掉寒氣。
   李可:這個問題是這樣的。傷寒,最能夠對陽氣提供幫助的就是“四逆湯”,四逆湯用小劑作為一個養生的東西,從現在開始,服到秋後,肯定你在夏季所受到的陰寒自然把它散出去了。
   主持人:李先生說的四逆湯就是一二三四的四,逆是逆反的逆。湯是湯水的湯。李先生正在開這個湯藥。咱們是不是用熱烈的掌聲感謝一下。回頭你們開空調的時候把窗戶也打開一下,如果你太太說你得神經病的話,就說是李先生說的,專家說的。
   提問:李老師您好,我就想問一下,我是搞中醫臨床,聽過你很多民間治療,還有給我們講過,治療的經驗什麼的?但是遇到一些問題,我覺得很難下手的,比如說現在是濕寒症特別多。剛才李老實說很多人是陽氣不足,寒氣太盛,很多人除了有寒症以外,很多有熱症,另外一個從舌頭以外,除了有白苔以外,還有黃苔,另外就是紅苔的,這樣的是怎麼造成的?
   杜少輝:李老,你是我最尊敬的老中醫之一,我的老師鄧鐵濤教授說,李老是我們中醫的脊梁,鄧老90多歲,今天早上還打電話,說李老身體不是太好,要把李老請過來,你要替我好好感謝李老,大家鼓掌。(掌聲……)我提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就是我們專業的或者非專業都比較關心這個問題。剛才您提到,看一個重病患也好,或者看起來沒病其實有病的人,這個一絲陽氣最為重要,怎麼能判斷這個病人還有一絲的陽氣?用有什麼指症判斷?
   主持人:這裡還有一個條子:人身上的濕氣很重,一到夏天發一些很癢的小包,這個怎麼治?
   李可:你(杜少輝)這個問題我們下面談,(另外一個條子有人提寒熱互雜)先來回答這個問題,如果臨床當中遇到的寒熱互見的情況怎麼處理?這個要看具體情況,大致有三例:一是少陽證用小柴胡湯;一是厥陰證用烏梅丸,另一是太陽表證,假使是寒熱互雜,要特別注意一點,這個寒熱夾雜證裡頭,熱常常是一種表像,假使要是內虛,陽氣不足,你自己補充陽氣,就可以把這個熱退掉。我告訴大家一個經驗,有好多的病人,大概有一百例以上。就是每到晚上睡覺的時候,他們的腳必須放在冰上才能睡覺,這種情況好像是熱的很厲害,其實是虛陽外熱。這個四逆湯把陽氣回到下焦,這個自然好。好的非常快。就用兩三副藥。這個東西,最難分辨,也最容易騙人,疾病和人一樣,它也非常狡猾,它表現出來的東西,不一定是它的正面,所以要想到深層的東西,想到背後的東西,這樣就不會犯錯誤。不會鑒定,不回來點,最後把陽氣都散完了,那就死路一條,所以治療發熱這裡面是一個很深的東西,我最近聽過這麼一個事物,有一位同志問,膽總管結石怎麼治療?這個東西沒有現成的辦法,這個要看病人本身是偏陰虛還是偏陽虛,是氣虛還是其他方面的問題。你要拿藥治一下,這個藥叫大葉金錢草,每天用120克,熬成水喝就可以了。另外用魚腦石,每天用6克左右,碾成粉,如果這個病人非常的虛弱,一幅藥之內能不能軟化,那無疑肯定是陽虛,就把這個偏方加到四逆湯裡面去用。另外就是,我把這個病的東西做了一個總結,不管你的表裡內外,四肢關節,五官九竅,五髒六腑,不管哪一個地方,只要陽氣不到位那就是病。很簡單,就是一句話。因為這個陰寒的東西,比如說腫瘤,腫瘤這個東西最早產生的是陽虛,陽氣虛了以後,陰氣以後慢慢就結成一小快,然後逐漸長大,成為一個影響人生命的東西,所以我治療腫瘤的時候,找原點,還是在陽氣上下工夫。首先保住這個病人的陽氣,不要讓他繼續再消耗,然後想辦法把這個東西慢慢縮小,使這個病人暫時和腫瘤共存,然後等到它那個陽氣旺了,就可以攻下,把這個腫瘤打敗。這個是我的方子,這個方法治好腫瘤病人的比較多。
   這個東西濕氣很重,一到夏天總是要發一些很癢的小包。到夏天的時候陽氣就發,再一個陽氣外發的過程,體內積存的那些垃圾,由內向外發這是一個好事,你不要管它,如果你要想治就吃“桂附理中丸”。這是一個問題。再有一個問題就是夏天能不能用西洋參來代替人參,完全不能。你在任何時候不要吃西洋參,有害無益。有一位腦垂體瘤的患者,你把你的電話交給呂英。
   杜少輝:這位是女中豪傑呂英醫生,是我們李老的高徒,她在廣州名氣很大,掛她的號很難掛到。
   提問:哪個醫院的?
   嘉賓:是廣州天河區婦幼保健醫院。
   呂英:深圳的朋友們,大家好,我叫呂英。我是李老的徒弟,如果這邊李老接診過的病人,或者還有一些在深圳解決不了的問題,需要幫忙的話到廣州找我,我在廣州市天河區婦幼保健醫院。
   主持人:剛才李老師說的,具體的一些病例去找李先生的徒弟。
   提問:春夏養陽有什麼食療方法?
   主持人:不要吃生冷,吃熱性的食物,比如說羊肉。
   李可:屬於春寒過冷症,這個病怎麼治,要具體看你的脈看你有哪些症痛。
   主持人:剛才現場觀眾說,說李老在深圳設立一個醫院。下面經常歡迎您來深圳。
   李可:以後我會常來的。
   主持人:以後一定請您來吃羊肉。如果來以後在哪裡坐診?
   李可:不一定。很少看病,現在有一些麻煩事,中醫傳承方面的。
   提問:李老師,非常高興您到深圳來講座。我有一個問題,關於你剛才說的名字叫《圓運動的古中醫學》,有一個問題,關於您起的名字,關於中醫學我們怎麼樣來區別中醫學和非古中醫學?
   李可:我告訴你,漢以前的中醫都是正統,其他的都不地道。大家可以看看。有什麼問題大家可以提。
   提問:看來您的觀點,和現代其他的醫生有一些不同的地方,您的書叫古中醫學,來區別一些其他的中醫,您一定有一些獨到之處,能不能介紹一下?
   李可:中醫學為什麼叫古中醫學。因為中醫學在歷史上曾經發生了多次斷層,最早在晉以後,唐以後,一直到明清,溫病學派的誕生,這些東西,基本上背離了古代中醫學最重要的原則。到1840年,鴉片戰爭以後,這個西方的醫學進入中國以後,中國開始搞中西彙通,最後的話,就發展成為中西醫結合。這些方法都是背離中醫學傳統的。大家讀《圓運動的古中醫學》,把這本書仔細的看一下,你就會有切身的體會。
   主持人:您那種專業的書,我們老百姓能看懂嗎?
   李可:能看得懂。
   主持人:還沒有出版,6月6日出版。問您來不來深圳簽名售書?
   李可:搞那干啥,沒有用。
   提問:您好,李老。我是您的超級粉絲。我是非常有幸在去年就看到您的那本書,然後回家就仔細研讀,幾乎是破迫不急待的把它讀了,然後反復讀了好多遍,才能看懂您想要表達的思想。我用您的方子,給我的病人用,效果非常好。我覺得這個是可以重復的。第一個用的是“破格救心湯”,治療我自己的姐姐,用小劑量用了12劑,就把她治好了。
   李可:哎呀,了不起。
   提問:主要是因為您的方子特別好,後來同時把她的16年的產後風一起治好了。後來受此鼓舞,我就在生活中,在偏痛頭風散,治好多頑固性的偏頭痛,還有一個股骨頭壞死的病人,因為說沒有達到最好的效果。就是他從今天有來現場,到後來治了九個月以後,三個月就已經上班,然後9個月後自己就覺得行動非常敏捷。主要是看您的書,學了很多東西。我想做您的學生,一直想來拜見您。以前聽說你來深圳,一直找不到您,昨天聽說您要來深圳講座,我就特別激動,我就告訴所有同事和病人來聽您的講座,都要向您學習。您能收嗎?我希望您能收我。
   李可:你這個問題,完了找一下呂英,她的電話告訴她。
   提問:您好,再請教一個問題,因為大家都說是藥三分毒,我們在日常保健中,用一些中醫的老方子的話,會不會有一些副作用,或者是壞的影響?
   主持人:這個問題您找呂小姐,李先生聽不清楚。因時間關系我們今天的講座到這結束,有什麼問題待會請教李老的學生。非常感謝各位,再次感謝李老。(掌聲……)